时代变迁 年味亦变
发布时间:2018-03-14

【文/神奇工场人资 戴细田】随着时代变迁,我印象中的年味也变得不一样。二十年前、十年前和现在,每年我都能感受到不一样的年味。

二十年前,在除夕来临之际,那种家家户户都在打糍粑的盛况,就是年味;全村院门口晒着荞麦面、红薯干的景象,就是年味;每家每户都飘着一股股芝麻糖或花生糖的香甜味,就是年味;大年三十,每家每户都会在门两边贴上手写的春联,还会在牲畜圈上和储存稻谷的木仓上贴上对联或“福”字,以祈求来年红红火火、五谷丰登、六畜兴旺,那种浓厚的喜庆氛围,正是年味;除夕当晚,一家人传承着守岁的习俗,那也是年味;我收到压岁钱后立马跑到村里的小店买烟花,和小伙伴一起聚在祠堂前一根一根的点燃,那种肆意玩闹的快乐,正是年味。

十年前,在春节临近之际,村里人不再打糍粑,不再做荞麦面、红薯干,也不再做芝麻糖、花生糖了。家家户户都是去集市买年糕、面条和各种点心。曾经寄予着每个人对生活满满期待的手写春联,也变得千篇一律了。牲畜圈和粮仓几乎见不到喜庆的装饰,因为那时人们已经开始外出务工,没多少人种粮食、养家禽、家畜了。以前常年在家的安逸时光变得非常珍贵,如今只能在家待上十多天,大家没心思把时间花在这些琐事上。那时,小孩的压岁钱比十年前要多很多,但那钱是不能花在玩上的,因为家长会保管好,用来买课外书。家长外出务工后深刻体会到学历的重要性,过年回家后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心情非常迫切,因此孩子们感受到的年味不仅是团聚,还有无形的压力。十年前的年味吃饭宴请更为热闹,但人们已经开始忽略了内心的体会。

对我来说,这几年的年味更淡。临近过年,我总是既期待又害怕。期待的是因为漂泊在外总想着在过年的时候回到家乡,和亲人团聚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吃着家乡菜,看着家乡景,感受家乡情,那颗流浪许久无处安放的心,总会得到些许久违的温暖。但是我又害怕过年,因为过年又年长了一岁。过年时,催婚已经成了爸妈及长辈们永恒的话题。每年我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去说服他们,不用着急。但当我看到同龄都结婚了,生娃了,娃都可以打酱油了,渐渐的我都快没有勇气说服自己了。我担心或许哪年过年的时候,我会顶不住压力,一头扎到结婚潮流中去。

有人说小时候的年味很简单,就是大家在一起吃喝玩乐,忘记过去一年的烦恼,祈福来年过上自己想要的好日子。长大了,人们更加忙碌,经济条件也比以前更好,年味却变淡。如今过年和家人相聚的时间也就一周左右,还得走亲访友。有的人忙于各种聚会,很少有时间在家陪伴父母和孩子;有的人由于上班经常早起,趁着假期天天在家睡到天昏地暗;还有人有些小嗜好,宝贵的春节时光都消耗在牌桌上了。春节假期就在大家这样无尽的“挥霍”中流逝了。

年味到底是什么?是无尽的热闹与繁华?还是满汉全席、美味佳肴?我觉得年味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团圆饭,大年三十晚上围在一起烤着一盆熊熊的炭火。

返回
Copyright © 2017  欧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粤ICP备12093895号
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