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的记忆 消失的声音
发布时间:2018-03-14

【文/触控苏州人资 王建奇】每当我翻开那本相册时,总想看看奶奶的照片,那慈祥的面容犹如一枚开启记忆的秘钥,使我坠入了童年回忆的海洋,以至于出神良久,沉浸在美好中无法自拔。

那段美好的记忆是从农村开始的。了解农村的人都知道,那广袤的天地就是孩子们天然的游乐场。下河摸鱼,水塘抓虾,田里寻蛐蛐,树上捕蝉……童年时期有趣的事,不胜枚举。我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,同时受教于奶奶。在童年,我和奶奶相处的时间较长,究其原因,主要是父母常年在外打拼,奶奶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的监护人。

人们常说,祖辈往往会溺爱孙辈,可是,奶奶却并非如此。一旦我犯错,就会招来她一番高分贝的训斥,或是鸡毛掸子,绝不会纵容于我。在脑海中,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次:那年暑假,我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“偷西瓜”。

一次无意中,我们发现有户人家田地里种了很多西瓜。我们不会辨别西瓜是生是熟,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小刀在西瓜上开一个小口。若熟透了,我们抱起来就走;若未熟,我们便会放回原地。摘的多,能吃的却很少,一来二去糟蹋了不少西瓜。几天下来,那户人家的损失可想而知,气得在大街上破口大骂。我们却置若罔闻,好像和自己没半点关系。为了让那户人家放松警惕,我们特意消停了几天,后来嘴馋的我们又去“作案”了。小伙伴们猫着腰悄悄地进入了瓜园,自以为进入无人之境,便如法炮制地偷起瓜来,不曾想被蹲守的大爷逮了个正着。后来我们挨个被家长领回家。我清楚地记得,奶奶扯着我的耳朵回到家,抓起扫把就是一顿狠揍。她一边打,一边骂:“打你这不争气的东西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祸害人家庄稼。”

奶奶把我的屁股打得青一块紫一块,后来,却又用药酒给我消炎,并语重心长地说:“是奶奶下手重了,以后奶奶不会再这么打你了。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奶奶越来越年迈,头发已花白,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。我早已褪去了无知,成为了一名品学兼优的少年。当我一次次捧着奖状回家后,奶奶都高兴地说:“有出息啦,看来我没白疼你。”

我曾许诺过奶奶,等我大学毕业了就带她出去看看大城市,可是不曾想,奶奶没有等到那一天的到来。某一天她突发脑梗,第二天就神志不清了,第三天便离开了我们。

我时常回想起幼时,她将我高高举起,或将我架在她的肩膀,用一块块手帕折叠成不同的形状,逗得我咯咯笑。我想奶奶那慈祥的声音了,但如今再也听不到了。

返回
Copyright © 2017  欧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粤ICP备12093895号
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